Skip to content

我們能逆轉衰老嗎?

A photo of a senior couple

什麼是生物性衰老? 

什麼是衰老?過去,我們認為我們的實際年齡是地球繞太陽公轉的次數,但今天我們可能會想到細胞和組織損傷的積累(生物年齡)。這是衰老科學領域一個令人興奮的時代,因為我們迅速發現了衰老的過程和原因,以及有前景的抗衰老療法。我們開始注意到,生物性衰老是理解衰老過程的關鍵,可能會帶來與衰老相關的重大發現。

  • 染色體不穩定。研究人員 認為,DNA損傷會導致染色體不穩定,損害DNA編碼的細胞分子機制(蛋白質)質量。DNA突變的積累,或“突變負荷”,顯著地增加了染色體的不穩定性。這種觀點認為,隨機的、有害的DNA突變會隨著時間累積,導致“突變負荷”。然而,DNA突變似乎與骨骼肌等組織的老化有關。
  • 端粒縮短 . 染色體終止長度是衰老研究的另一個熱點問題。端粒是染色體的末端,似乎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解體。幫助端粒修復的酶(端粒酶)跟不上端粒隨著年齡增長而磨損和退化的速度。因此, 研究人員 通過觀察染色體末端的健康狀況來量化生物年齡,但端粒長度如何影響衰老尚未明晰。
  • 細胞衰老。 當細胞衰老時,這意味著它們已經進入了與年齡相關的非增殖狀態。研究人員仍在努力了解衰老。有趣的是,端粒縮短似乎與衰老有關。總的來說,測量衰老細胞的生長和負荷,可能有助於測量生物性衰老。這種測量生物性衰老的方法可能很快用於臨床研究和醫療實踐,這是令人鼓舞的消息。 楊教授等人在2021年3月的報告中指出 ,提高細胞內NAD+水平及增加其前體可以延緩衰老。
  • 線粒體健康。線粒體是細胞的“發電站”,也可以用來監測生物性衰老。線粒體存在於人體的每個細胞中。隨著我們年齡的增長, 線粒體失去了產生能量的能力,從而引發疲勞和代謝問題。NAD+的前體,如煙酰胺單核苷酸(NMN)已被證明可以改善線粒體活性。
  • 血管健康。血管健康可以作為 預測死亡率的生物信號(生物標誌物)。.
    這些血管健康的生物標誌物包括血壓、血流改變、硬度、斑塊和鈣濃度(鈣化)。其他的血管老化標誌物包括DNA突變、白細胞介素(炎症)標誌物和血管衰竭的蛋白質標誌物。通過研究年輕人的血管指標,我們或許能夠預防與年齡有關的疾病,並在未來做出最優的、可靠的健康決定。
  • 表觀遺傳學。 表觀遺傳學 是一個非常寬泛的術語,指的是對基因組的任何改變,這些改變有重要的功能,但並不影響核苷酸序列。這些是DNA和組蛋白的微小化學變化,影響了表觀遺傳的活性,並使它們被其他蛋白質因子識別。DNA甲基化、組蛋白甲基化和組蛋白乙酰化是最著名的表觀遺傳標記。在整個生命過程中,所有細胞和組織都經歷一系列的表觀遺傳變化。與DNA突變不同,表觀遺傳變化是可逆的,這使得抗衰老療法創新得以發展。通過NAD+前體補充NAD+可能有助於提高Sirtuins活性和恢復表觀基因組。
  • 改變細胞通訊。 人類是多細胞生物(由多個細胞組成的有機體)。我們的細胞接收、分析和發送內分泌、神經內分泌和神經信號。細胞的基本特性有助於維持組織內穩態和許多其他生理功能。細胞通訊會老化,就像許多其他重要功能一樣。 神經激素信號是其中一種新號,神經內分泌細胞產生並釋放神經激素,然後進入循環。因此,神經激素調節神經元的新陳代謝。衰老會破壞腎上腺素、胰島素- igf1和腎素-血管緊張素信號,這些信號會降解NAD+,從而導致NAD+水平降低。 康教授等人於2021年4月研究了NAD+前體對巨噬細胞的炎症和氧化應激影響 。他們發現巨噬細胞的炎症基因表達和細胞活性氧化物種的積累均減少。

測量生物年齡可以幫助我們預測與年齡相關的疾病,還可以研究人們是如何變老,以及是什麽因素導致了衰老。NMN和其他常見的NAD+前體等新分子可以幫助我們延緩衰老過程,保持健康。

error: We have done all the researches ourselves - please respect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link us rather than copying us, thank you!